188金宝博-韶关民声网_听东方

188金宝博

2017年08月08日 19:01 来源:剧情之家

秦雨阳对着镜子指指自己,以后要是欺负人家,你他妈就不是人。

“快点开门,我要接走我的宠物。”

秦父心里着急, 便开门见山:“关于雨阳的事,我们是不是应该找个时间出来商量商量?”毕竟女婿在监狱那边的关系比较硬, 他们秦家就算有钱, 也只是普通的商人。

出了保安室的门口,两个人连体婴儿似的走在路上,刚才在楼上的□□味,现在也没了:“那什么,”秦雨阳先说的话:“小秋,泡妞的事就到此为止……不提了好吗?”

这么说的话,秦雨阳心里有了底,左不过是有人请陶震庭吃饭,陶震庭给面子,带几个小喽啰过去应酬应酬。

“谢谢。”严以梵说。

他拉嘎着干涩的嗓子说:“老子这是要死了……”

回家的路上,沈慕川终于腾出手来,叫人彻查秦雨阳被绑架的事件。

就在刚才,他确实想掐死这个王八蛋算了,大不了再坐一次牢!

景煊遵守自己昨晚许下的承诺,尽心尽力把秦雨阳送到新生教室的门口。

总之大爷爽了就行。

“真的是我做的。”秦雨阳:“真的是我。”

突然之间对沈慕川的仰慕如滔滔江水般汹涌蓬发,又如新月之夜的海潮般急流勇退,最后竟然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沈慕川擦拭的动作顿了顿,凑上来吧唧了一口秦雨阳的嘴说:“不是以后,是从现在开始,就要对我好。”

一只浣熊在地上收集猎物的头部,这个活儿他干得很累,但是总比自己辛辛苦苦去打猎好。

陶震庭点点头,转身上了背后那辆黑色的商务车。

才知道他那颗不大的心里,藏着这么多的心事。

景煊分出心神努力嗅了嗅,慢慢地,鼻尖停留在偶像儿子那一头华丽的长发上面:“!!!”立刻睁大眼睛,为什么他闻到了自己X液的味道!

挺生涩的,秦雨阳心里想,对他更温柔些。

“排名赛啊……那看来要修炼了才行……”安诺喃喃地说,关上门却继续倒在床上呼呼大睡。

两个都是有实力的人,要是对上之后性格不合,夹在中间的人很难做。

真是个好欺负的男人,沈慕川微笑着心想,跟他在一起,心里怎么就那么乐。

“谁跟他是朋友。”秦雨阳真心挺来气,不想在这儿当傻子:“行了,邵飞,回头再联系。”

当看见对方点了头,他便打开录音笔,问:“你在诬陷沈慕川先生杀人一案中,作案动机是什么?”

秦雨阳在睡梦中,隐约闻到一股很浓郁的麝香味,一度让他打喷嚏, 但是太困了, 没醒。

他一边口齿清晰地陈述,一边在心里问候了原主一百遍+N遍。

周围一片偷笑。

“好了,谢谢小毛哥。”又一次被黄毛送到奶茶店门口。

“吃了。”苏冉秋垂眼走了出去,从秦雨阳带回来的袋子里,找出两份量很大的油炒面。

秦雨阳:“没有过节,我只是一时冲动……”这个狗屁连他自己都不信,警方会信才怪。

“啊呜!”他终于受不了骚扰,抱着啃了一口:“呜……”顿时痛出了眼泪,因为他.妈的居然磕牙!

更何况按照秦雨顺的性格,能费尽心思去找弟弟,已经很让人感动了。

秦雨阳压根连沈慕川在想什么都不知道好吗:“你上次不是说过几天再来找我聊吗?有什么事我们当面说,电话里说不清楚。”

“你想到哪里去了?”苏冉秋无意中看见秦雨阳的眼神,立刻捶了他一把:“我是说我吃了点心啊!”

然后靠在栏杆上一边打盹儿,一边等人。

秦雨阳就说:“小毛哥,我今天是两年来第二次开车,第一次是上午。”手都还生着呢,而且是陌生的车和陌生的路段:“如果在熟悉的路段跑,赢面会更大。”

莫名其妙的质问来得太突然,老井一头雾水:“不是啊,我只是觉得……”

“你让我们很失望。”秦父和秦妈一脸痛心,从小到大这是第一次吧,孩子没有按照自己的期望给出反应。

江逐浪撇了撇嘴:“谁告诉你我没有对象?”不过他更好奇的是,秦雨阳的对象是法学院的人:“你对象是哪位美女?”他回头看了一眼教学大楼,他们系的系花好像也没有多漂亮,配秦雨阳只能说那女的血赚。

沈慕川惊讶地张着嘴,他没想到会接到秦雨阳的电话,导致都忘了生气:“在公司,怎么了?”

“呵, 我鄙视你。”苏冉秋说。

秦雨阳接过饭碗,拿起筷子,等苏冉秋动筷之后,他立刻以惊人的速度,既快又不失礼貌地吃完一大碗饭,还意犹未尽地瞅着苏冉秋:“厨房还有饭吗?”

总裁哥哥第二天上午去公司上班,眼神游移,脸色难看,无论如何就是不肯和弟弟对视线。

黄毛比了个收到的手势,静悄悄地开起车。

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掌,矜持地递到秦雨阳面前,等待回应。

“没说什么。”苏冉秋钻进被子里。

秦雨阳说:“嘉悦律师事务所。”接着有耐心地解释道:“那谁约我九点钟在事务所签协议,现在过去就差不多了。”

他想把外套还给秦雨阳,但是想想,两个大老爷们在街上让来让去,画面太美不敢看。

“咳咳。”苏冉秋摆正脸色:“谈完了,什么时候回去?”

“会的。”秦雨阳说,灵活的手指正在装手机卡。

整个过程脸红得像成熟的桃子。

第29章

秦雨阳望着自己一口就能吞掉的小点心:“……”一边摆出纠结的神情一边斯文地咬了一小口。

江逐浪顿时吐血,妈的,长得矮点怎么了?

“!!!”秦雨阳没有这个打算!

“和你哥在一起?”秦妈说。

“嗨!”红发的龙族,手里拎着和他很不相符的篮子,从里面拿出一袋糖果:“喏,我和雪狼的喜糖。”

“小秋哥是零零后呗。”黄毛笑得合不拢嘴,开口跟苏冉秋搭话。

这个狗男人的手机就放在枕头边,苏冉秋纠结了片刻,终于还是没忍住拿了起来。

秦雨阳见他乖乖打了电话,并没有跟自己对着干,只觉得这大男孩性格不错,亏得不是自己最讨厌的那种矫揉造作的作逼。

责编: